高朋满座

《2019》【一】K♥A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one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在这干什么?你不喜欢元旦活动?”Arthit看着会场外的人问,这个学弟很受女生欢迎,那么多女孩子围着,真他妈嫉妒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站在外面,背影形单影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Kongphop腼腆地笑了下“没有,Arthit学长,我只是有点闷,会场很热,学姐们也很热情.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学姐们也很热情?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Fang她们从来没对他这么热情过!就不能留点学长学姐的高冷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Arthit的笑容僵在脸上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坏,他真的想干掉这个现充!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要不要也体会一下学长们的热情啊?”如果Prem或者Bright这些损友在场,绝对会说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——没安好心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算了吧,Arthit学长,我...”kongphop拒绝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某个黄鼠狼死死拉住了“刚开学嘛,不多和学长学姐打好关系怎么行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kongphop生生被拉进了大三学长的地盘,perm正穿着唐装,叼着副扑克牌,见到Arthit拉着学弟入席,便开玩笑道“我说呢,怎么半天看不到你,找嫂子去了?嫂子水嫩一枝花啊”,那帮玩的东倒西歪的都起哄,一边拍手一边又喊亲一个又喊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Arthit狠狠踹了perm一脚,笑骂“你狗嘴能吐一回象牙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吐,我这就吐一回象牙,咳咳”perm请了请嗓子“安静啊,各位!”Arthit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其实呢,Arthit并没有带回来嫂子,是他要嫁给学弟啦!这位,”perm趁Arthit没反应过来,一把搂住kongphop道“就是Arthit的未婚夫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perm!你有种!......艹!你别跑啊!”Arthit操起一个酒瓶就追着早兔子似跑到学妹阵营的perm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right趁Arthit的火力全被perm支走,继续带着众人起哄kongphop“学弟叫什么?和Arthit认识多久了?什么时候开始的?不地道啊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kongphop弯着唇角,笑容干净美好,比任何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都要纯净透彻,他礼貌地回答“kongphop,学长,我是kongphop,我认识Arthit学长很久了,但Arthit学长刚认识我,我们还没有开始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哇哦哇哦哇!还没有开始的意思是?哎呦呦学弟是暗恋吗?”Bright吹着口哨,一脸八卦的靠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没这么说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说什么呢?”Arthit已经闹完了,他把头凑近kongphop,汗水顺着脖颈滑过蜜色锁骨没入衣领深处,沉重暧昧的喘息就离kongphop五寸远,少年干净透彻一眼望底的眼睛暗了一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,哈哈哈哈哈”Bright看了看perm被折腾的惨样,终于换起了为数不多的求生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薛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one
薛  洋:“小矮子,我没带钱。”
金光瑶:“....成美.....我也没带...”
薛  洋:“那咱们就别付了。”
金光瑶:“不行,你要记得你身上的金星雪浪,别给金家丢脸。”
薛  洋:“那你也没带我也没带,还能怎么办。”
金光瑶:“嗯......你等等...”
薛  洋“.....小矮子~”
金光瑶:“我..我谈好了”
薛  洋:“.......啥?”
金光瑶【笑】“成美刷碗就可以了哦。”
薛  洋:“艹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w
薛  洋:“刷碗我可以勉强理解,那凭什么你什么都不干?”
金光瑶:“看【举起手,十指修白干净,像白葱根】十指不沾阳春水,哪像成美。”
薛  洋:“...【那还不是天天忙你的事】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ree
薛  洋:“【忙完回头】艹,睡着了,md,我这是在干嘛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our
金光瑶:“成美....唔.....我又饿了..”
薛  洋:“猪吧你...诺”
金光瑶:“面!哪来的?”
薛  洋:“别废话,吃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店长:“靠,居然非得劈材烧火多换碗面,看穿的挺好,还是穷逼一个”

宋年【二】

一人甚至直接笑弯了腰,他们当然不介意一切真相大白,或者说这样才能合他们的心意。


那笑弯腰的少年使劲拽着他,强迫他抬头,笑着道“来,告诉这想英雄救美的小子......你这人妖到是说话啊哈哈哈哈哈”


声音刺耳的像刀划在他身上,片刻间伤痕累累。


他不想哭的,却在宋年的注视下泪如雨下,停啊,别哭了,他应该习惯的....


“看,这人妖哭了哈哈哈”


砰!咣当!笑的最肆意的少年被宋年踹翻在了地上,咣当一声,惊得人都像雨后春笋一样,冒到了走廊上。有些人是知道他的事的,正对着他指指点点,有些女孩显然喜欢宋年,正伸长脖子看着,但没有一个人为他,为他林舒阳站出来。


他被捉弄,谩骂,欺负了整整三天了,为什么那时没人站出来呢?现在看热闹的有多少人已经看了三天呢?他们在笑,都在看热闹吧?不是他们的痛苦而做到袖手旁观多么容易。而宋年呢,为什么要帮他呢?


宋年无视爬起来扬言要他好看的少年,而是看向径自发呆的他,眼睛哭得红肿,真的很难看,他道“喂,你不会反抗吗?你不是只会哭吧?你好歹是个男的,哭唧唧的恶不恶心啊。”


宋年让他反抗?宋年说他是个男的?


他回过神时,宋年已经在揍欺负他的人了,那么骄傲的少年,即使是与人厮打,也无比显眼。


那一刻,他有了喜欢的少年,宋年。


他却不知道这是一切悲剧的起源。


现在他只知道,他从这一刻喜欢上了站在他前面保护他的宋年。


宋年【一】

他性格有点娘,那是娘胎里带出来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刻在身体上的“污渍”。


老师曾经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他,用他一辈子忘不了的状似无意的语调说“我不希望我的班级有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。”


东西,他已经沦落为轻描淡写一句带过的东西了吗?


为什么老师能云淡风轻的说出这种足以毁了他的话呢?


在那个年代,老师是一个班级的核心,他的话,使原本还算对他包容的班级彻底关上了大门。


2005年,他想要自杀,这年他高一刚开学,离认识宋年还有三天。


十七岁的少年们是干净的,干净到纯粹的恶意也不知道收敛,干净到无缘无故欺负一个人能毫无愧疚之感,甚至可能他们之间还不熟知,但一旦群体中有一个人开了先例,之后便好像理所应当。


认识宋年的时候他正被几个人揪着往班级外拽,其中一个人揪着他的头发,直接逼的他尖叫出来。


他们却笑着好像这是什么好玩的事。


宋年就在此时路过,校服衬衫斜斜敞着,露出他自己的体恤,干净的布鞋就鞋带有一点脏,眼镜插在领口,这是当时很流行的装扮。


他褐色的头发还在滴着汗水,浅黑色的瞳孔闪过烦躁,他说“你们欺负女生算什么东西!”


这话像惊雷一样在他耳边绽放,嗡嗡地响,他内心只有一个词,完了


果然那些少年都哈哈大笑,一个人甚至


【踏血寻故友】并肩而行㈡

          死者,为羁绊而困,被心结所扰,则不可入轮回之道喝孟婆之汤,亦不可入十八地狱受烈火焚烧,自有罗殿之鬼潜心渡人.....
        “长话短说,言简意赅”那金衣之人眉眼带着笑意,却让渡他之鬼心惊胆战,小心翼翼道“就是让我用天罗镜观你过往解你心结.....”“那你有何好处?”金光瑶低沉性感的声音在这虚无之地突兀无比,他不信无利可图仍为他着想的人....或鬼
         毕竟他可是人人得以诛之的恶人,杀兄弑妻无恶不作,哪有人肯把他放心上疼呢?
        鬼擦了擦头上并没有的汗,心道这次的新魂难对付啊,拧眉道“我自然是能少点业果,你也无了心魔,皆大欢喜”
        呵,懒得拆穿他,金光瑶伸出手“不如让我自己来吧,您也轻松一些不是吗。”“也罢,你拿去罢”
        说完,虚无中竟只余他一人。
        他翻来覆去看着天罗镜,镜子里只是一片漆黑,正腻了,要扔时,镜中突变了模样,一小小的少年缩在墙角瑟瑟发抖,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遮住了眼底神色,分外惹人疼爱,可待他睁开眼,眼底难掩悲凉,看着可怜兮兮的,这是一人走来,与他交谈,金光瑶有些听不清,单看神色而言,他们应该是达成了某种交易,那少年接过信便蹦蹦跳跳的走了,而金光瑶却看见,那人笑的恶心,又于旁人勾肩搭背似在嘲笑刚才的事情。
     别去.........
     别........
     镜子突然灰蒙蒙一片,再次亮起时,那少年被人摁在地上锤打,呜咽哭声也断断续续的,而金光瑶看见了远出来的车,那群殴打他的人也停止了动作,吐了口吐沫,便厌恶的走了,少年仍在呜咽。
     车......看车........
     金光瑶看着那车生生压过少年的小指,镜子再次暗了下去,金光瑶已是满身冷汗,奇怪,他暗自扣问,他怎么会那么担心那个少年?
     再次亮起时,那个少年早已不同,肆意张扬,而金光瑶已经认出了他,那是薛洋,而站在他旁边的便是自己。
     心疼吗?并没有,而是那种原来我们一样的快感。只有他.....他......
    “喂!”薛洋轻轻拍了下镜中的那个自己,虽然年少,却带着戾气,和现在的他一般无二,他道“小矮子,我要吃汤圆。”
    原来那时便这么叫我了啊....
    镜中的金光瑶那时还靠着薛洋,于是便强压下不满,没有纠正称呼,强笑道“薛公子,那便入座吧。”
   “有没有人说过你笑的很虚伪?小矮子?”镜里镜外的金光瑶同时一愣。
    回过神时,薛洋已经坐在位子上。
    只有他看出来了,连二哥都不知道的自己.....
    金光瑶已经忘了他和薛洋是怎么熟起来的了,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,只有他能看出来,在他的面前就不用伪装。属于金光瑶独一无二的人.....
    这便是他的羁绊吗?他的心结吗?
   “小矮子?小矮子!”
    虚空碎成一片片流光,转瞬即逝,眼前的人肆意张扬的笑了出来。
   “小矮子,有我在,你还想投胎吗?别想了,你就只能在地狱里一直陪我”薛洋仍在自顾自的说。
    而打断这一切的是金光瑶的拥抱,薛洋突然之间红了脸支支吾吾道“喂,小矮子,你沉死了”
   “滚!成美,你果然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”
    当然要一直在一起了,当然啊
    不过就是地狱而已,你我生前都见过人间的险恶,这里才是最适合我们的地方,而且最重要的就是
    “喂,小矮子”薛洋加紧了这个拥抱“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,你不要投胎好不好?”
     最重要的就是......
     “成美你要是没了我不就又会惹事了?我就勉为其难的一直陪着你吧。”
     我有你
     我们并肩而行,踏血而来,世人多避而不及,那又何妨?
    在这个世界上配得上我的只有你,配的上你的只有我。
    所以啊,薛成美,你要是敢放开我的手,我便要让你入不了轮回五道。
    小矮子,我本来就入不了,这里有你,我怎么放的下心。